熱血新世紀 EQUALS 9月22日 上映

  • 2016年8月24日 11:33
    file

    《熱血新世紀》(Equals)榮獲第72屆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提名,由《火星任務》列尼史葛 (Ridley Scott)等一眾監製班底聯手製作,艾美獎、辛丹斯電影節獲獎美國新銳導演德力克多雷麥斯(Drake Doremus)執導,打造風格獨特的後末世科幻愛情電影。《吸血新世紀》系列姬絲汀史超域(Kristen Stewart)憑《坐看雲起時》成為法國凱撒獎最佳女配角後繼續突破自我,與近年火速冒起的《熱血喪男》《變種特攻》系列尼古拉斯侯特(Nicholas Hoult)合演一對為世不容的同命鴛鴦,羅密歐與茱麗葉式禁戀融入後末世科幻世紀,令人耳目一新之餘,更讓人反思在時代變遷與科技進步的世界,人為何物?情為何物?

    故事大綱
    人是情感動物,但七情六慾卻曾將人類推向滅絕的邊緣,因此人創造了「新社區」(The Collective):一個蒼白冰冷的後末世社會,所有人都被改造,他們沒有感情、沒有愛,過著受監控的生活。任何有情感者都會被視為危害社會的SOS綜合症(Switched-On-Syndrome)患者,必須接受治療重新改造;假若治療無效,則會「被自殺」。畫家西拉斯 (尼古拉斯侯特 飾)不知何故慢慢恢復情感觸覺,在努力掩飾病情的同時,他被小說家妮亞 (姬絲汀史超域 飾)深深吸引著,並發現對方有著同樣的秘密。二人互生情愫,偷偷摸摸地相戀,首次感受愛與慾;但在這個愛有罪的世界,又是否容得下一段禁戀......

    愛有罪的未來世界
    「未來的愛情會是怎樣?」導演德力克多雷麥斯(Drake Doremus)說。
    《熱血新世紀》(Equals)獲得2015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提名,是德力克原創的科幻愛情故事,由尼敦柏加(Nathan Parker)編劇,故事背景設於未來烏托邦世界,人類透過基因改造把情感抑制,以阻止社會重蹈覆轍,因情感而產生戰爭與衝突,招致滅世危機。
    但在某些情況下,有些人的基因改造會出現問題,未能完全壓制情感情緒,而「新社區」則會視之為SOS綜合症(Switched On Syndrome)病患者。社會被疾病的擴散所威脅,所有患者都必須接受強制治療,甚至送往情感缺陷神經病院(The Den)人道毀滅。
    姬絲汀史超域(Kristen Stewart)和尼古拉斯侯特(Nicholas Hoult)分別飾演妮亞和西拉斯,他們同在科學期刊Atoms工作,當西拉斯開始發覺自己有情感時,就無法自制地被妮亞吸引著,而原來假裝冷漠的她,也同時在隱瞞自己的病情。
    他們越想壓制對對方的感覺,彼此間的吸引力就越來越強烈,但這種前所未有的親密感覺和關係,卻只會招致殺身之禍。幸好這對同命鴛鴦得到一班同病相憐的人的幫助,並發現到逃走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月劫餘生》編劇 編寫科幻愛情故事
    《熱血新世紀》是導演德力克多雷麥斯的愛情三部曲最後一章,首兩部是2011年風靡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的《Like Crazy》和2013年的《Breath In》。《熱血新世紀》的源起是德力克向監製米高貝斯(Michael Pruss)提出的一個問題:「未來的愛情會是怎樣?你覺得我們會進化到一個地步,失掉人之所以為人的最根本東西嗎?」這問題一直在米高腦海中揮之不去。
    米高在列尼史葛(Ridley Scott)的製作公司Scott Free中擔任製作及發展部副主席,之前曾是DreamWorks、Paramount Pictures和Focus Features的高層,經驗豐富。他說:「我跟德力克在《Like Crazy》和《Breath In》合作過,而《熱血新世紀》感覺像是這兩部電影的延伸和高潮,探索愛、身份和人類對情感愛慾的需要。」
    雖然米高對將來也一無所知,但他告訴德力克他認識一個曾活在未來的人:尼敦柏加(Nathan Parker),他是2009年鄧肯鍾斯(Duncan Jones)執導科幻片《月劫餘生》(Moon)的編劇。德力克和尼敦一拍即合,立刻就那個關於未來愛情的問題作出思考,並構思出無數的概念,最後決定採用現在的故事意念,描述在一個未來新世紀的社會,人類為了更好的明天而刻意改造基因,令所有人失去情感和感受。
    在編寫劇本時,尼敦不但探討愛情美好的一面,更刻畫它所帶來的痛苦:「兩個主角一開始感覺到愛時,也隨即察覺到這也是一個詛咒。他們不想擁有愛情,想逃避愛情,但最後還是抵擋不了彼此之間的吸引力而走在一起。」由德力克最初的一個問題,到發展成一個故事劇本並開拍,前後大約歷時三年。
    列尼史葛擔任監製
    當導演德力克和編劇尼敦柏加埋首創作劇本時,監製米高貝斯及Scott Free製作公司就開始四處集合最出色的人才加入製作團隊,米高說:「有列尼史葛監製和出品,對整個團隊非常重要而且很具鼓舞作用,大家都知道列尼對科幻故事很有研究,而從這電影也可看到他的影子。」
    加入團隊的包括Route One Films的電影製作人Ann Ruark、Chip Diggins和Jay Stern。Ann Ruark曾與多位著名導演合作,如《迷失巨聲》(Love and Mercy)的比爾普勒(Bill Pohlad)、《巴別塔》(Babel)的艾力謝路依拿力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浮生路》(Revolutionary Road)的森文迪斯(Sam Mendes)等,她說:「今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重新構思如何拍科幻電影,充分地運用設計獨特的建築和環境,而非只依靠視覺效果。」
    曾憑《Like Crazy》獲得辛丹斯評審大獎的導演德力克,希望嘗試他從未涉獵的片種,力求突破和進步。選擇拍科幻片是冒險之舉,而拍一個發生在愛有罪世界的愛情故事,就更加難上加難。他說:「我覺得這電影描寫的是長久的感情關係,即是墮入愛河後,要經歷很多起伏變遷,而到最後還會記住最初的感覺和彼此會愛上對方的原因。這是關於如何維繫一段感情,明白愛的真諦,擁抱當中的變幻和成長,將關係昇華。這些都很吸引我,我希望可以拍這樣的故事。」
    德力克讓演員透過充足的排練去建立互信和默契,並運用他招牌的近鏡大特寫和精細剪接的畫面來刻畫親密和關鍵的感情戲。《熱血新世紀》對德力克來說,在製作規模和目標上都提升到更高層次,而且是首次拍別人寫的劇本。「故事中的人物都是很單調,但同時也很有智慧和思想前衛的。我們要跟演員一起尋找適當的演繹方法,他們不是機械人,只是缺乏了感情和感覺。」他說。
    在開拍之前,德力克與製作團隊及演員在東京花了一星期時間令大家互相熟絡,幫助演員投入角色和故事中的世界。他說:「我們的規則就是,所有演員都不可以即興演出,除了有情感觸覺的SOS綜合症患者之外,只有他們可以隨意發揮,尤其是在一些親密戲中,自由度更大。」
    姬絲汀史超域 與 尼古拉斯侯特 破格演出
    兩位主角西拉斯和妮亞幾乎由頭帶到尾,所以必須找兩個能夠應付密集拍攝,而且能演繹角色細微情感變化的年輕演員。導演德力克在這方面可說是能手,因為在《Like Crazy》和《Breathe In》中,他挑選了菲莉絲迪鍾斯(Felicity Jones)擔任女主角,她在兩片中的表現都非常矚目;還有珍妮花羅倫絲(Jennifer Lawrence)成為金像影后前在《Like Crazy》的演出,也光芒四射。
    雖然如此,選角還是會帶給德力克很大的壓力,尤其是今次女主角的人選是近年屢有突破的姬絲汀史超域(Kristen Stewart),他說:「我只見了幾個女演員,而當我見到姬絲汀時,很明顯看到她願意為這角色豁出去,我覺得她的領域很闊,為人很淡定和成熟。在拍攝過程中看著她慢慢融入角色,最後成為了妮亞,真的令人讚嘆不已。」
    至於男主角西拉斯,英國型男尼古拉斯侯特(Nicholas Hoult)一直都是導演心目中的人選,他幾年前見過尼古拉斯,那時開始已經認定他就是西拉斯。編劇尼敦柏加指,創作這角色時已經把尼古拉斯放進去了。尼古拉斯本身是德力克的粉絲,深深被本片劇本和科幻背景所吸引,他說:「德力克拍電影有他的一套,他的剪接技巧和帶出演員最佳表現的能力,令他成為現今最令人期待的導演之一。」
    因《吸血新世紀》系列(Twilight series)而走紅的姬絲汀,與《變種特攻》系列(X-Men series)主要角色之一的尼古拉斯,對參與全球熱賣的大型系列電影絕對不陌生,而《熱血新世紀》對他們來說則會是一個非常不同的挑戰,監製Chip Diggins說:「姬絲汀和尼古拉斯作出了跟很多演員不一樣的嘗試,雖然他們都拍過很成功的電影系列,但還會選擇一些冷門而有趣的題材去挑戰自己,不是每個演員都會這樣做。而這電影是個很好的選擇,因為它可以很商業性,但也有藝術性的野心。」
    另類排練過程 演技全新嘗試
    尼古拉斯回想他從未有過的排練過程:「我們在開拍前一星期已經走在一起,但坦白說是完全沒有碰過劇本,關於電影的東西我們只是輕輕地帶過,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傾談大家的生活和經驗,互相認識和了解,讓我們開拍時可以更自在和有默契。」
    這對於姬絲汀來說也是個全新的體驗,她很放心地在導演的引領下盡情豁出去,她說:「他的目標是不帶有任何預定的期望,讓所有人都正面和有效率地運用內心的恐懼。他的準備過程是很虛無的,別以為你會花很多時間練習台詞,準備好到片場把故事說出來,那並不是德力克想要的東西。」
    德力克表示,兩位演員都完全掌握到他們的角色以及他的導演手法:「他們全情投入,在即興和拍攝過程中完全地豁出去。對他們來說,這是個很新鮮的嘗試,而且大家都沒有試過這種拍攝方式,而他們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編劇尼敦柏加形容看著兩位主角把他的文字轉化為有生命的演出,是一件令人「毛管戙」的事,姬絲汀和尼古拉斯在銀幕上的化學作用,証明了他們與導演在排練過程中的努力,兩位演員表示,導演會叫他們跟對方講Hello講足一小時,姬絲汀說:「經過這種排練後,你會進入一個真空狀態,不知為何很自然地,到拍攝時我會知道尼古拉斯何時在說謊,他亦會知道我何時在講大話,這感覺是很可怕、很赤裸、很脆弱的。」
    尼古拉斯說:「姬絲汀非常聰慧,她對這故事的理解和熱誠是很令人讚嘆的,她給予我很多啓發,有時當我感到迷茫時,她總能向我清楚解釋,令我很信任她。」
    德力克知道姬絲汀最初對於接拍這角色是感到擔憂的,他說:「這是個冒險的嘗試,但我知道經過第一天的排練後,她便感到很雀躍,並擁抱這次挑戰,而且開始感到自在。」姬絲汀表示,德力克只是做了一件很簡單的事,就是「讓大家有自由去探索。」
    尼古拉斯說:「這是德力克首次在有劇本的情況下拍攝,所以我們要做些甚麼,其實劇本上都寫了出來,但他還是會叫我們自由發揮,看看效果如何。有姬絲汀這個對手,即興發揮並不是太難,因為她勇於作不同的嘗試,而且很坦誠不保留。」
    佳皮雅斯 與 積琪韋花 飾演關鍵人物
    導演德力克找來了佳皮雅斯(Guy Pearce)演出一個雖然戲份不多,但卻很重要的角色。佳皮雅斯是德力克前作《Breathe In》的主角,今次在《熱血新世紀》中飾演鍾納斯這個關鍵人物,他跟西拉斯一樣患有SOS綜合症,更介紹對方認識一班同病相憐的人,他們會秘密聚會,分享內心感受。
    德力克形容鍾納斯這個角色的重要性,有如《羅密歐與茱麗葉》中的勞倫修士(Friar Lawrence),並形容佳皮雅斯有如變色龍,能把任何角色演繹得出神入化。德力克說:「他經常演冷酷的角色,但今次可以看到他演繹一個和藹可親的人物。鍾納斯是過來人,明白西拉斯的處境和感受,所以他一直幫助西拉斯,甚至作出很大犧牲。」
    此外,德力克也邀得另一位澳洲演員,曾憑《失戀自作業》(Silver Linings Playbook)獲得金像女配角獎的積琪韋花(Jacki Weaver),演出另一個重要角色貝絲。她是一個隱瞞自己患有SOS綜合症的醫生,並且在控制病情的情感缺陷神經病院工作,在那裡目睹很多人受盡折磨,甚至被自殺。
    編劇尼敦柏加以《羅密歐與茱麗葉》中護士的角色作為創作貝絲的靈感,她多年來為求自保而隱藏自己的病情,變成一個疑心很重和麻木的人,但被妮亞的熱誠和愛所打動。德力克解釋說:「鍾納斯與西拉斯很相似,而貝絲與妮亞亦然。貝絲到最後終於打開心扉,這個角色的演變是一件很美妙的事。」
    積琪韋花認為很多偉大的故事都是愛情故事,無論是柏拉圖式的、精神上還是肉體上的愛情。她說:「《熱血新世紀》是個愛情故事,背後有很深層的哲學思想,同時充滿懸念、緊張和刺激的元素。故事中說的愛,不只是在兩位主角之間愛情,更是人類的愛,人與人之間的情。故事刻畫出一種無私的善意,是人類的精神所在。」
    佳皮雅斯和積琪韋花的參與,令整個劇組相當鼓舞,尼古拉斯說:「他們是極出色的演員,擁有澳洲式的悠閒態度,但同時很清楚自己要做甚麼。對著他們會有很大壓力,因為我不想讓前輩覺得我力有不逮,不過他們都很友善和親切。」姬絲汀說:「很多人都說劇組就像個大家庭,而今次我是真心感到大家真的互相關懷和支持對方,讓大家都克服內心恐懼,力求成功。」
    打造極簡抽象的未來主義世界
    電影的外觀、場景和未來世界的感覺,都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加上Sascha Rin和Dustin O’Halloran極具感染力的配樂,帶出了電影的未來感。導演德力克說:「我們的意念就是創造一個極簡抽象的、很禪的意境。這是個未來主義的世界,而且是不會過時的,非常經典和簡約的。二、三十年後,這電影也不會令人覺得過時,因為當中不會找到任何時代的影子。本片不像其他科幻片,我們的核心是個愛情故事,而不是花巧地拼湊那個未來世界。」
    製作團隊遠赴日本和新加坡,在沒有大片規模的資源下,建構出一個未來烏托邦世界。德力克說:「我們需要非現實式的建築,但同時要很實在,這個世界的建築是要讓人很平和、很專注工作,不會引起強烈情感,如憎恨、貪婪和愛慾。」
    監製Ann Ruark表示,她相信很多人看了這劇本,都會選擇以綠幕拍攝,用後期技術去造出未來烏托邦世界的感覺,但她卻不是這樣想:「我們一心要找真實的拍攝場地,我知道有很多極簡抽象派的建築物,是很切合電影中的世界,只是從來沒有在電影中看過。」
    電影製作人特別被日本極簡抽象派建築大師Tadao Ando的作品所吸引,美術指導Tino Schaedler說:「如果你看看Tadao Ando設計的建築物,就明白為何日本是適合本片取景的地點。那些建築物都是在茂林之中的,遠離城市和人煙,很適合這個故事,我們需要一個花園城市,所有東西都融入在大自然中,有很多公園和花園。」
    來自德國柏林的Tino Schaedler,在參與電影製作之前是一名建築師,他形容電影中的世界是個很理性、簡約和幾何的世界。他說:「我是Tadao Ando擁躉,他是當今日本最著名的建築師,他以富詩意的方法運用混凝土來建築,我真的非常喜歡。今次尋找拍攝場地時,我能夠親身看到平時在書中所見的美麗建築物,令我大開眼界。那些建築物對本片有很大啓發性,我很慶幸有機會在他的建築物內取景。」
    日本 新加坡取景 拍出未來烏托邦
    本片的取景地點橫跨日本,由東京到大阪南部,再返回北岸。劇組在大阪海灣淡路島(Awaji)上的會議中心取景,那兒是1995年神戶地震的震央。另外,大阪府立狭山池博物館(Sayamaike Museum)中出自Tadao Ando之手的建築,也是本片的主要拍攝場地。
    監製Ann Ruark說:「Tadao Ando的建築某程度上闡明了本片中所刻畫的社會,很多人會覺得情感缺陷神經病院是個陰森、黑暗的禁地,但德力克選擇了一個很美麗、光明、平靜的地方,作為一個生命盡頭的場景,這讓我看到「新社區」中的同情和憐憫之心。這個世界中簡約的建築和充滿生機的茂林之間的互動,對德力克來說十分重要,這些日本建築物非常精練優雅,當我們看到照片時,已經知道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未來烏托邦社會。」
    另一個取景地點是新加坡,那裡有大量綠林環境供拍攝和搭建場景之用。在這些擁有冰冷簡約建築與蔥翠綠林的地方取景,強烈的視覺對比讓導演和演員得到很多啓發和靈感,美指Tino Schaedler說:「當我們知道可以在Tadao Ando的建築物取景時,便立即改變了整部電影的質感和格調,我們能夠以簡約為主,片中不會看到正常城市的影子,不會看到街道、車輛、商店,讓觀眾感覺置身前所未見的未來世界。這會讓我們思考:如果我們不需要太多物質,只需要生活,那麼我們如何可以令一切變得更美?其中一個方法就是把城市融入大自然當中。」
    純白冰冷居住環境 反映未來生活寫照
    除了建築物外觀,美指Tino Schaedler亦花了很多時間設計住宅內的環境,片中的人都是住在非常簡約的房間,就像一個個白色小盒子,小小房間內有齊一切生活所需。當西拉斯需要睡覺時,一個睡眠艙就會從牆身伸延出來;當他想進食時,煮食艙就會彈出,而且每間房都擁有飽覽城市全景觀的巨大窗口。
    Tino Schaedler說:「房間的設計意念是要當西拉斯走進去時,好像是進入了一個空盒內。劇本寫房間像酒店房,一式一樣,完全不帶個人色彩,我們想再誇張一點,塑造成完全空盪盪的四方盒一樣。他沒有個人物品,房間的設計和功用是很程式化的,只要你按一個電制,沙發就彈出來。這讓我們可以創造很細小的房間,並充分利用每個部分。」
    製作團隊運用了現在很少用的rear projection技術,在窗口投射出城市的景像,他們用了三個大型投射器,把映像投射到一個70乘30英尺的巨型屏幕上,這是技術上的一大挑戰,也是視覺上的一大幻術,但效果卻是非常出色。
    此外,片中唯一的交通工具Razor train也是設計重點之一,靈感源自日本。這架穿越城市外圍的火車,也是擁有巨大的窗口,讓製作團隊可以把窗外景像投射上去。所有乘客都會面向著火車上裝置的多個顯示螢幕,Tino Schaedler說:「由於人們都是沒有情感的,所以當他們走進火車時,是會寧願看著螢幕多於與別人交談,因此,我們設計所有座位面向著螢幕也是很合理。」
    片中的未來世界沒有車輛,人們也沒有手提電話或平板電腦,Tino Schaedler說:「我們以建築物和火車上的螢幕來代替手提電話或平板電腦,人們都不用攜帶任何東西四處走動。」美指部的設計師Katie Byron指,本片的一大挑戰是要為每個人物創造一個前所未見的工作間,她說:「我們不想再用《未來報告》的指頭操控科技,所以我們為妮亞和西拉斯的角色設計了他們用來畫畫和寫作的數碼筆。」
    服裝設計師Abby O’Sullivan這樣形容設計過程:「人們的服裝是很功能性但同時時尚優雅的,也是無性別之分,男人女人都是穿同樣的衣服,只是有剪裁上的分別。」片中所有人物都是穿著白色的制服,但Abby O’Sullivan同時個人化了某些角色的衣服:「我透過不同的質感去令兩位主角的衣服與其他人有所不同,而這把我的設計靈感帶回那青蔥的綠林,我把大自然的質感加入他們的服裝設計上,並在很有限的色調中為他們的衣服造出細微變化,令他們更獨特。對於我來說,創意是來自局限的,如果給你一個選擇繁多的世界,創作就沒有那麼好玩了。」
    關於台前幕後
    德力克多雷麥斯 Drake Doremus (導演)
    美國新銳導演及編劇,自編自導了多個作品,包括2006年《Moonpie》、2009年《Spooner》、2010年辛丹斯電影節(Sundance Film Festival)參賽電影《Douchebag》、2011年獲得辛丹斯評審大獎的《Like Crazy》、2012年獲得艾美獎(Daytime Emmy Award)的《The Beauty Inside》,及2013年《Breathe In》。德力克於美國電影學會(American Film Institute)修讀導演系,更是歷來獲AFI Conservatory取錄最年輕的學生。
    姬絲汀史超域 Kristen Stewart (飾演妮亞)
    美國演員,憑在《吸血新世紀》系列(The Twilight Saga)中飾演女主角貝娜(Bella Swan)而聞名,其後她努力改變戲路力求突破,更憑2014年《坐看雲起時》(Clouds of Sils Maria)獲得法國凱撒獎最佳女配角殊榮。其他著名電影有2002年《房不勝防》(Panic Room)、2007年《浪蕩天涯》(Into the Wild)、2010年《粉紅天后》(The Runaways)、2012年《白雪公主之魔幻復仇記》(Snow White and the Huntsman)和《浪蕩青春》(On the Road)、2014年《永遠的愛麗絲》(Still Alice)、2015年《特務傻的孖》(American Ultra)等。
    尼古拉斯侯特 Nicholas Hoult (飾演 西拉斯)
    英國演員,童星出身,13歲在《單親插班生》(About a Boy)中飾演Marcus,其後參演英國青春劇《Skins》,之後有更多電影演出機會,包括2009年《單身男人》(A Single Man)、2013年《熱血喪男》(Warm Bodies)和《傑克:巨魔獵人》(Jack the Giant Slayer)、2015年《末日先鋒:戰甲飛車》(Mad Max: Fury Road)等,並加入《變種特攻》系列飾演藍獸,演出2011年《變種特攻:異能第一戰》(X-Men: First Class)、2014年《變種特攻:未來同盟戰》(X-Men: Days of Future Past)及2016年《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X-Men: Apocalypse)。

Golden Scene 43賞心指數